【绝望卧底】(第一部)(龙队长篇)(02)【作者:zwsisbest】   另类小说 
字数:1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我一路狂奔,沿着自己记忆中的路线,不断往出口移动。沿途又解决了几个打手,不过再往前已经有了重兵把守,显然以我一个人想要突破是不可能的。看来朴美真和金玄雅已经发出了绝杀令,否则这条路线绝不会出现这么多全副武装的枪手。

  我躲在一个药剂储藏室内,倚靠橱柜掩护自己的身形。这一路下来我神经紧绷,体力消耗巨大,已经快要到了极限,正好在这里稍做休息。这里是一个视觉的死角,如果不走近是不会暴露的。不过给我休息的时间肯定不会很多,我必然还要在想办法。

  现在直接一路突破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继续潜藏在这个基地内部寻找机会。
  但是我的容貌和名字估计已经人人皆知了,再想大摇大摆的当卧底显然已经不现实。

  正在这时前边走来了一小队人,前排走来的是几个身着迷彩服的欧洲壮汉,一看就是以前经历过部队训练的老兵。

  与这么多人同时为敌显然是很不理智的选择,但是这队人并非全部由武装人员组成,而是由那几个迷彩服押送着一群目光呆滞瘦骨嶙峋的中国人。

  看到这一幕我愤怒无比,但是理智使我保持了高度的克制,而且我发现了一个绝妙的躲避方法……

  「好了,都给我滚进去!!!」

  领头的迷彩服大汉粗鲁的喊着,并且抬脚把几个走得慢的老人踹进了牢房。之后,坚固的铁门便锁闭了起来。

  「放我们出去!!!」

  几个好有力气的人在被关进牢房后依然在不停地叫喊,但是押送他们的大汉没有理会他们,锁上门后便走开了。

  几个还在喊叫的人颓然的放弃了挣扎,软软的靠在了墙根。

  为了躲避朴美真及金玄雅的追杀,我悄悄的混在了这群人中,并被一起关进了牢房。

  虽然暂时躲过了第一波的追杀,但是自己也被困了起来,以后怎么出去是一个大问题。

  不过,暂时的安全也有利于我恢复一些体能,之前消耗的体力确实有些大,于是我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背靠着墙角闭目休息。

  这里是地下基地里极为可怕的一间房间,被称为娱乐室。就如字面意思一样,这间房间是专门供朴美真虐待取乐的地方。虽然装饰华美,但是四周各种令人胆寒的刑具还是使这间房间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啊!!!求求你杀了我吧!!!」

  凄惨的嚎叫由一个中国男人发出,三十几岁的他现在已鼻青脸肿,双手被绳子绑住,身体被悬空吊起。赤身裸体的他浑身都是紫黑色的淤青,整个身体就像得了水肿一般。

  啪!!!男人面前的韩国女人高高的抬起了腿,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狠狠地踢在了男人的脸上,男人的头被踢的甩向一边,嘴里吐出了带着血的口水。
  「虽然不想打搅朴小姐的雅兴,但是现在真的是放松的时候吗?」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韩国女人的施虐。

  「没关系,金小姐,既然现在暂时没有龙九柱的下落,还不如彻底放松一下」朴美真说道:「金小姐远道而来,我肯定要好好招待啊!」

  「嗯,你说的也不错!」

  金玄雅说着,身体慵懒的往身后的躺椅上一靠,同时踢掉了脚上的一只高跟鞋,然后把这只脚踩到了躺在地上的一个中国男人的脸上。

  「而且,在这个基地里,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更不用说龙九柱那么大一个人了!」

  朴美真继续笑道,然后对着吊起的男人又是一脚,伴随的自然是惨叫声。「金小姐请尽情享受,等休息完我们去验收另一种软骨剂!」

  朴美真说道。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好好享受下朴小姐的招待!」

  金玄雅说着,脚下用力碾了一下「给我好好舔,舔不舒服我就踩死你!」
  同时把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悄悄地踩下,尖锐的鞋跟直接戳在了男人的乳头,受到刺激的男人发出一声尖叫,但是嘴被金玄雅的脚踩住,只是传出呜呜的闷哼声。身体的疼痛刺激着男人的舌头更加用力的去顶金玄雅的脚底,韩国女人舒服的微闭双目。

  而另一边,朴美真的施虐依然在继续,接连几记飞踹后,吊起的中国男人全是已经大面积水肿,脸部更是肿的犹如一个肉球一般。朴美真停下了踢人的动作,从旁边的侍者手中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杀……杀了……我……求求……你……」

  男人断断续续的微弱呢喃传来,令朴美真一阵娇笑。

  「杀了你?放心,我会让你死得很痛苦的!」

  朴美真说完,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过了一会,朴美真推门走了出来,依然是刚才的一身运动装,但是脚下发出的咔咔声却让吊起的男人浑身一颤。仔细望去,朴美真脚上依然是一双运动鞋,但是这运动鞋却有着尖锐细长的鞋跟!!从正面看起来是运动鞋,其实这是一双高跟鞋。

  「啊!!!……」朴美真单脚独立,转身一个回旋踢,高跟的运动鞋向着男人的脸狠狠踢去,伴随着凄惨绝望的叫声。

  虽然我依靠自己的急智逃过了追捕,但是自己和这些被抓来当试验品的人一起被关进了牢房里。我已经没有了时间观念,仅仅靠着自己身体的本能来估算时间。依我看来,我进入到这个牢房已经过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期间没有任何人来过这里,但是也没有任何人送来水或者是食物。本身经过几场恶战的我体能就消耗巨大,再加上饿了将近一天,我的身体已经很是虚弱。我只能在墙角盘腿而坐,靠着所学武功中的「静息」来保持体力。

  而就在这时,头顶的天花板忽然打开了一个天窗一样的洞,身边本来和死尸一样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上方传来了水桶落地的声音,紧接着哗啦啦的水流倾泻而下。

  「他妈的,果然不出所料,这水是污水!」

  我虽然早已料到,但是还是叫骂出来。不过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一群同胞堆挤到一起伸着舌头去抢脏水,我心中一片愤怒与悲凉。只不过很快我就加入到了他们的行列中,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如果在这里渴死何谈报仇?我抄起旁边金玄雅的那只高跟鞋,接了一高跟鞋的水仰头一饮而尽。

  「哈哈哈,看那帮蠢猪,喝夫人与金小姐的洗脚水都那么带劲!」

  天花板上方一个倒水的韩国打手嘲讽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虽然我不懂棒子话,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只是现在的我还哪有心思去管那些?

  龙泉升啊龙泉升,你还有一个共和国警察的风采与尊严吗?

  只是在我自我哀叹时,牢房外一处墙角,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而我丝毫没有发现。

  咔啦咔啦!!牢房铁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我,之前押着我过来的那群黑衣打手再次出现,然后把这牢房里的人一个一个的押了出去。虽然这是逃脱的一个好时机,但是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我并不认为自己又一打十几的本钱,目前最好的方法只能静观其变。

  我随着人群被押到了一个非常宽敞的房间,这房间是金属地面,金属墙壁,一看就是一个有着特殊作用的房间。前后两个出口,都有堪比银行金库级别的多层金属门。即使来的路上我已对一路的地形与路线都默记于心,但是这个房间还是给了我一种感觉,对,是绝望感。从警多年的直觉告诉我,这会再不跑,等房间的门关上就再也没机会跑了!

  黑衣打手们把人群押到房间后,便一个个的鱼贯而出。我在等待一个时机,等最后一个人要关门时,我就冲过去解决对方,然后打他们个出其不意。

  而就在我准备实施计划的时候,一股微弱的刺激性气味飘入我的鼻腔。不好,是乙醚!!!

  妈的!!!还是大意了!!!这是我昏迷前最后的意识……

  我是在一阵头痛中醒来的。

  虽然我被化学气体放倒,但是自己对危险过人的直觉还是让我头脑马上清醒。在一个未知的地方,首先要做的永远是观察周围的环境,找寻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但是绝望感再次席卷了我的全身。我目前呈一个大字型躺在地上,手腕脚腕以及脖子都被金属卡扣锁在地面动弹不得。和我一起被押过来同胞都和我是一个样子。
  我尝试用力来挣开卡扣,但是它们坚如磐石,本身就虚弱没多少力气的我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挣扎。现在其他的事都做不了,就像是刀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虽然很沮丧,但我也只能继续静观其变。

  开门的声音传来,那群黑衣打手们又出现了,而他们之后跟着一群白大褂。情况不妙,看来自己也成了实验品之一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要实验什么恶毒的药剂。

  高跟鞋的咔咔声传来,朴美真与金玄雅两个韩国女人走进了房间。朴美真换了一身紧身的红色皮衣皮裤,脚下一双鲜红色的亮皮高跟鞋,露出洁白的脚背。而金玄雅依然是一身黑色的女式西装,脚踩黑色高跟鞋,鞋尖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中间是闪闪发光的钻石。

  真是极度糟糕的情况,看着两个女人一副施虐女王一样的打扮,就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发生。不过现在的我自身都难保,只能暗自祈祷不要很快就被两个女人发现,因为看他们的样子还不知道我就在这群试验品中。

  「金小姐,这次实验的是一种特殊的软骨剂,成本只有之前实验品种的十分之一,原料也可以利用之前软骨剂的下脚料制作。」

  朴美真首先开口介绍。

  「哦?说说看!」

  金玄雅说道。

  「接下来请基地的技术负责人刘开宙先生来为金小姐介绍!」

  朴美真说完,看向了旁边的刘开宙。

  「金小姐,就如夫人所说,这种软骨剂有着成本低易于生产的优点!」
  刘开宙说道「而它的效果,是让被注射部位局部骨骼脆化的效果。」

  「哦?我始终相信一分钱一分货,而且单单是那一点的脆化会有好效果吗?」
  金玄雅冷淡的说道。

  「这种软骨剂可以装在特制的子弹中,使被打中的人瞬间失去战斗力,毕竟即使是局部,骨骼脆化产生的剧痛也不是人类能够忍受的。」

  刘开宙并没有被金玄雅冷淡的语气吓到,依然语速平稳的阐述者。

  「金小姐,我们还是以实验效果来说话吧!」

  朴美真说着,踩着高跟鞋咔咔的走向了一个被锁在地上的人。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长期的饥饿使他有些瘦骨嶙峋。一个打手蹲下身,压紧了一只胳膊,同时旁边一个白大褂把针管中的药剂注射进了男人的上臂。

  嗷……

  骨骼酥化的剧痛让男人发出痛苦的惨叫,而在五分钟后,男人的叫声渐渐停止。这时朴美真走上前,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住了男人刚才注射药剂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朴美真逐渐的用力,男人的惨叫声再次传出,手臂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瘪了下去。细微的咔嚓声传入我的耳朵,虽然男人的惨叫一浪高过一浪,但是身怀武功的我还是准确的分辨出了男人骨裂的声音。

  朴美真美腿越来越用力,直至另一只脚离地而起,整个人的重量通过一只高跟鞋的前脚掌全部传递到了男人注射了软骨剂的胳膊上。

  男人的惨叫已不似人间所有,他的上臂骨骼已经被朴美真完全踩碎,断骨刺破皮肤恐怖的露了出来。

  「金小姐,这就是这种软骨剂的效果,在局部的效力上和之前的软骨剂完全一样。」

  朴美真说完,放下了另一只脚踩到地面上,然后缓缓地碾动着踩着男人胳膊的那只脚。

  在男人凄惨绝伦的嚎叫声中,朴美真鞋底的防滑纹摩擦着男人胳膊相连处仅剩的皮肉。

  随着最后噗的一声,朴美真已经将男人的胳膊踩得和纸一样薄。

  朴美真此时抬起了脚,将细细的鞋跟对准她制造的「人肉纸」用力一划,伴随着男人声嘶力竭的哀嚎,这个韩国女人竟然将男人的半截胳膊整个踩了下来!
  男人的哀嚎回荡在房间之中,惨状无法让人直视。而就在朴美真进入状态,准备继续施虐时,一旁冷淡观看的金玄雅走上前,对准男人的后颈一脚踢出。男人的脖子被直接踢断,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朴小姐,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浪费,刚才的玩乐应该已经尽兴了!」
  金玄雅说道。

  「哎,金小姐真是不解风情啊,随时随地的享受才能有工作的乐趣吗!」
  朴美真没有被吓到,而是娇笑着说道。

  「朴小姐也应该知道,这批数据对我们大韩民国多么重要!」

  金玄雅冷冷的说道「让一个警察在这里卧底了不知多久,而且还顺利的溜走,朴小姐难道还有心思如此玩乐吗?」

  「哎呀,金小姐,不要生气,我们马上进行接下来的实验!」

  朴美真笑着说道。

  「记住,现在我们时间非常宝贵,毕竟这是在中国!」

  金玄雅说着,迈步走向了锁在地上的人群。

  「就先从他开始吧!」

  黑色的高跟鞋尖点了点地上一个十几岁男孩的头部,旁边的黑衣打手会意的蹲下身,压紧男孩的头部,而一个白大褂在男孩恐惧的眼神中将软骨剂注射到了男孩的额头。

  在男孩刚开始惨叫时,金玄雅便走上前,抬起了穿着高跟鞋的脚,对准男孩头部刚才注射的位置狠狠的踩踏而下!

  妈的,这个恶毒的棒子女人!!!我的心中怒火狂烧,但是被禁锢的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同胞被虐杀。

  啪嚓!!!

  金玄雅脚上极细的金属鞋跟直接踩碎了男孩的天灵盖,整个的没入了男孩的额头,男孩恐惧的面容与年轻的生命也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金玄雅冷酷的一抬脚,将踩入男孩额头的鞋跟拔出,迈步走向了下一个人,并没有再回头看男孩一眼,只是嘴里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一号试剂,合格!!」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金玄雅的冷酷甚至连朴美真都惊到了,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只是不断的传来高跟鞋的咔咔声,以及金玄雅冷酷的报数。

  「二号试剂,合格……」

  「三号试剂,合格……」

           ***  ***  ***

  金玄雅走过的地方,地上的中国人额头上都会出现一个鞋跟踩出来的孔,潺潺流血。而随着金玄雅的不断走近,我满腔的怒火也逐渐的转化成了恐惧。毕竟即使我身怀武功,该死还是会死的,人对于死亡说不害怕那都是骗人的。

  终于,在我旁边的同胞额头的踩出一个血洞后,金玄雅走到了我的头旁。这个女魔鬼冷冷的盯着我,始终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看来是我蓬乱的头发挡住了我的脸,再加上在牢房待了好长时间整个脸都脏兮兮的,她并没有认出我就是之前给她巨大难堪的人。

  旁边的白大褂已经蹲下,针头扎进我皮肤的感觉让我十分的恐惧,我能感觉到浑身都在颤抖,看来我的死期就要到了。只可惜,之前我想过无数次自己会怎么死去,在儿女的照顾中安详的死,一个人在荒郊野外孤独地死,与犯罪分子的作战中牺牲等等,但绝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韩国女人的高跟鞋下。

  药剂注射完毕,但是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应该有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反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妙感觉。怎么说,就是身体的力量居然在快速的恢复!

  这是什么情况?不过没等我来的及思考,金玄雅那还在滴着血的鞋跟就对着我的额头跺了下来!!!我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身体因恐惧剧烈的颤抖。

  砰!!!

  额头的刺痛使我回过神来,我的头没有像其他同胞一样被高跟鞋踩穿,只是被鞋戳的一阵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

  金玄雅冰冷的声音传来「不是说药剂百分百没问题吗?」

  「啊?」

  朴美真也是一愣。

  「不要看我,我只负责技术,生产我可不负责的,找金二钟那人去!」
  刘开宙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对于眼前的气氛没有一丝害怕。

  「也可能是试验品自身的问题!」

  朴美真说道。

  金玄雅抬起脚,对着我的头狠狠地踢了一脚,踢得我一阵眩晕。「咦?……」
  不好……我心中想到……

  「我当是谁,这不是龙大警官吗?」

  金玄雅戏谑的声音传来,我不得已侧过了脸,正视着她。

  「没想到龙大警官这种高手居然也有这一天,不,应该是迟早会有这一天才对。」

  高跟鞋狠狠地踩上了我的面门,我感觉自己的鼻梁都要被踩得塌陷。

  「你这恶毒的妖女……」

  我在高跟鞋下支吾的叫骂着,身体没有办法反抗只有先过过嘴瘾了,反正这个韩国女人肯定不会轻易地放过我。

  「吆,嘴还挺硬!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鞋跟硬!」

  金玄雅说着,脚底往前一碾,鞋跟就已经对着我的嘴踩了下来。我赶紧张开嘴,否则这女人肯定会把我的门牙给踩掉。

  金玄雅的鞋跟很高,还没有全部踩到底就已经深深地戳到了我的喉咙,让我一阵干呕。我不停地扭动这头想要挣扎,但是旁边立刻蹲下了一个黑衣打手,将我的头按住。金玄雅得势不饶人,将剩下的两厘米鞋跟稳稳地踩了下去,鞋跟的尖端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喉管。

  我痛苦地浑身挣扎,但身体被卡扣锁在地面不能动弹,只能呜呜的哀嚎。不一会我的嘴角就已经流下了一股鲜血。

  而就在我因为痛苦与憋气即将昏厥时,金玄雅却将脚微微一抬,虽然大半的鞋跟还在我的口中,但是喉管已经被解放了。我剧烈的咳嗽了几下,鲜血喷在了金玄雅的鞋底。

  「怎么样,龙大警官,舒服吗?」

  金玄雅恶毒的说道「我的鞋跟上有不少你们中国人的血呢,同胞的血味道不错吧?」

  「咳咳…你这不的好死的妖女…呜……」

  没等我骂完,金玄雅再次将鞋跟踩下!!!地狱般的感受也随之再度袭来!
  当这个韩国女人再次抬脚时,我已经浑身大汗,全身不停地抽搐了。我屈服了。

  「来,给我把鞋跟上的血舔干净!」

  金玄雅命令道。

  我不得已卷起舌头,包住她的鞋跟舔着。但是她的鞋跟很高,上方有几厘米无论如何我都舔不到,而那里还有我刚才咳出的血渍。

  「嗯?连舔鞋跟都做不好,看来要给你点惩罚了!」

  金玄雅一伸手,从旁边的黑衣打手手中结果了一个精致的女士小包,从中取出了一只小手枪。

  「我数到三,你要是再舔不干净,就要有事发生了!」

  金玄雅冷冷的说道。

  「一……二……三……」

  ……砰!!!

  金玄雅轻轻地吹散枪口的烟雾,而我身边的一个同胞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孔!!!

  「你这不得好死的女人!!!」

  我狂怒的骂着。

  「一……二……三……」

  ……砰!!!

  砰!!!

  砰!!!

  砰!!!

           ***  ***  ***

  求求你了,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我心中喊道。我用力一抬头,金玄雅的鞋跟彻底扎进了我的喉咙,而我丝毫不能顾及这种非人的痛楚,竭尽全力将这个韩国女人的鞋跟用嘴巴包裹,终于在我即将疼的丧失意识时,将鞋跟上部的血渍用嘴唇清理干净。

  「嗯,不错不错,看在你这么贱的份上就先放过你好了,其他的人也跟你沾了个光!」

  金玄雅对于狠狠地羞辱折磨我一顿心情大爽,拔出我口中的鞋跟,率先走出了房间。

  而我则因为创伤与失血再一次神志模糊……

  「哎呀,好了好了,不要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使我醒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是所谓的基地技术负责人,刘开宙。而此时我的身体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动弹不得。

  「给我滚,身为中国人却帮着韩国妖女残害自己的同胞!!!」

  身体无法行动,但不妨碍我破口大骂。

  「先别激动,你知道,对于我这样的研究狂人,伦理道德都不存在的!」
  刘开宙平静的说道「只要能给我提供顶尖的研究环境,无论是谁我都不去理会。」

  「你这个疯子!!!」

  我继续骂道。

  「对,我就是疯子,但是好歹我这个疯子还救了你一命,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

  刘开宙耸耸肩,看来这是他标志性的动作。

  「你那时候就应该让我去死!!!」

  我吼道。

  「死在女人的高跟鞋下,我想龙大警官也会十分的不甘吧」刘开宙说道:「而且有人不允许你这时候死掉。」

  我心中一阵疑惑,不让我死?这基地中还有不希望我死的人?

  「第一个,我不会让你这时候死的,因为还有一种为你准备的药剂没有使用呢!」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将一根装有粉色液体的针管扎到了我的胳膊上,并缓缓地推动了注射器。

  「你他妈的给我打的什么!!!」

  「一种我起名为魅惑蔷薇的药剂,具体作用吗,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刘开宙说道「之前说我现在不会让你死,另外还有一个人不会让你死的!」
  「谁!!!」

  「是我!!!」一阵高跟鞋声传来,令我最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怎么,很惊讶吗,龙大警官?」

  走进来的女人是金玄雅,这个刚刚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恶毒妖女。

  这会儿轮到我惊呆了,我一句话说不出来,心中难以置信。

  「不用这么惊讶,我不让你死也是看上了你的一身本领」金玄雅做到了我面前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而刘开宙则是侍立在她的一旁。

  「只要给我完成一个任务,我就放你活命!」

  金玄雅说道。

  「什么任务?」

  此时心中的好奇反而大过了我对于这个女人的仇恨。

  「给我杀了朴美真!!!」

  难以置信,真的是难以置信。

  我万万没想到,金玄雅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用惊讶,我们金家和他们朴家早已是血海深仇。」

  金玄雅缓缓地说道「两家几代人斗争不断,而我的仇恨的是源于我的弟弟!」
  随着金玄雅的诉说,我也大概的了解了情况。在韩国,朴家与金家都是顶级的家族,但两家确是竞争对手与仇家。几代人相互争斗,甚至搞暗杀活动。金玄雅在十岁时,他7岁的弟弟就死于朴家之手。

  「我的弟弟,就是被朴美真那女人的妈妈活活踩死的,弟弟的两个眼球都被做成了装饰品,至今镶嵌在那个老女人的高跟鞋鞋跟上。」

  我静静的听着。

  「我一直在等待复仇的机会,朴家从那次奇袭之后一直压我金家一头,我也一直在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金玄雅说道「本以为这次来到这个基地依靠我带来的高手能掌握主动,没想到却被你全部把计划打乱了!」

  说着,愤怒的金玄雅站起身,抬起高跟鞋一脚蹬在我的胸口,将我连人带椅踹翻。

  「你他妈的疯女人!!!」

  我大骂。

  金玄雅走上前,一脚踩住我的胸口,刘开宙此时走了过来,扶住椅子腿让我动弹不得,金玄雅整个人都踩到了我的身上,尖锐的鞋跟扎的我胸口生疼。
  我正待继续破口大骂,但是突然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金玄雅踩在我身上的高跟鞋变得十分的诱惑,而原本身上刺痛的不适感觉,现在在我感觉确是十分的过瘾,仿佛我就是一只渴望被女人踩踏的狗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突然,我想到了刚才刘开宙给我注射的那只粉红色的药剂。
  「没错,就是魅惑蔷薇!」

  刘开宙说道,这种药剂的作用就是让你彻底的臣服于我的主人!说着,刘开宙走到了我的身前半跪,低头亲吻了金玄雅踩在我胸口的高跟鞋。

  「哈哈哈,朴美真千算万算,没想到她最得力的助手居然只是我的一条狗罢了」金玄雅得意地笑道。

  我的意识已经支撑不住,现在我满脑都是金玄雅的高跟鞋,身体被踩踏却像是抽了鸦片一样的爽。我心中金玄雅虐杀同胞的景象逐渐的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踩在胸口无尽诱惑的韩国女人。

  黑色的高跟,美丽的蝴蝶结,闪耀的钻石……我逐渐的抬起头,伸出了舌头……

  「没错,就是这样!很有潜力!」

  金玄雅重新坐下,翘起了一只脚,而我的舌头就在她鞋底游走,每一条纹路都被我舔的干干净净。舔干净一只鞋后,我想要再去舔踩在地上的那一只时,金玄雅却一脚将我的头踩到了地上。

  「虽然你已经是我的一条狗了,但是之前你这贱狗确是让我非常难堪啊,尤其还在朴美真那女人的面前!!」

  金玄雅说道:「作为惩罚,就废你一直眼睛吧!」

  金玄雅抬起另一只脚,将细细的鞋跟戳向了我的眼球。

  我在药剂的作用下已经任她摆布,即使是鞋跟戳到我的眼膜上时也浑然不知……

  「主人,虽然打扰您的兴致实在是罪该万死,但是现在确实不是对他造成伤害的时候。」

  刘开宙的声音把我惊醒,眼膜传来的压迫感让我浑身被冷汗湿透,我差点就失去了一只眼睛!看到金玄雅的鞋跟离开我的眼睛,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如此可怕的药剂,竟然能让我的意识完全迷失。

  在我一阵后怕时,头部又传来了一阵锥心的剧痛,金玄雅用高跟鞋那包裹着金属的鞋尖狠狠地踢在了我的头上。

  「这次就先放过你,给我好好地完成任务,你才有活命的机会!」

  金玄雅又在我脸上用鞋底碾了几下后,才走出房门。

  待金玄雅与刘开宙离开后,牢房又恢复了安静。

  此时我体内的药剂效力也已经减退,一想到刚才我居然脑海里全是去舔女人高跟鞋的欲望,我就觉得现在非常不妙。

  不知道这种药剂的效力是如何发挥,是一次性还是一直存在于我的体内。
  如果以后还会发作,那么关键时刻让我方寸大乱的话,就会使我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好在现在身体是正常的,我要计划以后怎么办。

  第二次被抓后,朴美真显然已经对我进行了严密的看管,门口的警卫都是持枪的黑衣高手。

  我的暗器也随着身体被扒光而失去,想要在赤手空拳下制服门口的黑衣高手实在是有些不现实,所以再次强行逃跑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沮丧,看来只能暂时加入金玄雅这边了。

  看金玄雅刚才咬牙切齿的样子,她对朴美真的仇恨也不像有假,那么她应该会给我创造机会去刺杀朴美真的。

  现在的我,只能等待。

  金鼎大厦顶层,豪华的大厅内,朴美真正坐在高级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脚下的高跟凉鞋踩在一个中国年轻人的脸上,而脚下的人不时被踩得面露痛苦之色。

  「啊,主人您的脚实在是太美了!」

  此时传来了肉球金二钟的声音,他跪倒在地,正望着朴美真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大流口水。

  「哦?那我的脚和你们家小姐的脚哪个美呢?」

  朴美真娇笑着扭动着脚踝,把高跟鞋的鞋底在中国年轻人的脸上碾了碾,又把金二钟勾的一阵失魂落魄。

  「当然是您的脚美!」

  金二钟立刻回答。

  「得了,你这种的,见到女人的脚就往上扑,别恶心我了,你给那女人用嘴穿鞋的时候一脸陶醉以为我看不到?」

  朴美真厌恶的说道。

  「女神,我已经被金家赶出了家门,已经不是金家的家卫了。

  而且金玄雅对我来说真的十分陌生,她一直在军方任职,我以前只知道金家有这么一个大小姐,这次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金二钟解释着。

  「好了,不说这个了,关键是金玄雅有什么动静。」

  朴美真问道。

  「金玄雅去了那个龙九柱的牢房,不过20分钟就出来了。」

  金二钟回答道。

  「呵呵,这傻女人终于忍不住,开始病急乱投医了。」

  朴美真娇笑着,伸手接过旁边侍者端来的红酒杯抿了一口。

  「她以为她的想法我会真的不知道吗?」

  啪!一个响指,门口走进来一人,正是白大褂刘开宙。

  刘开宙走到朴美真面前跪倒在地,然后伸长脖子,去亲吻了一下朴美真翘起的鞋底。

  「金玄雅去找了龙九柱,想要靠他来刺杀您。」

  刘开宙报告道。

  「呵呵呵,哈哈哈哈,金玄雅啊金玄雅,你万万不会料到你的刺杀计划会被你所谓的心腹转头就告密吧!」

  朴美真得意的大笑。

  「主人,为何不直接做掉龙九柱,以绝后患呢?」

  金二钟这时开口问道。「呵呵,不急,要是好戏一下子就结束,那就太没意思了。而且,我针对龙九柱可是准备了特殊的武器呢!」

  「报告夫人,总裁来了!」

  这时,一位西装男进门报告。「恩,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

  朴美真说道,刘开宙,金二钟纷纷起身走出了房门。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30出头的男人,本来风度翩翩的脸上却带着许多疲惫的神态。

  这人正是朴美真的丈夫,金鼎的太子,现执行总裁李飞铭。

  最近李飞铭确实过得很不如意,公安系统已经彻底盯上了金鼎,虽然他们没查出什么,但是金鼎管下所有的酒店每天都会被警察检查,许多业务均已无法正常开展。

  更为可怕的,由于最近政治原因,所有涉韩的事情都会被民众疯狂抵制,像韩国的乐天玛特中国分部都快要倒闭了。

  而金鼎作为和韩国合作密切的企业,自然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一切的因素凑在一起让金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况且,自己的老婆是什么人他非常清楚,金鼎已经被朴美真彻底拴在了她的那个计划上了,想撤都撤不了。

  「我说老婆啊,你最近消停点吧,我这里都快被公安把房顶掀飞了!」
  李飞铭进门看到朴美真踩着人脸享受的样子,心里莫名一阵烦躁。

  本来对这场家族联姻能娶到朴美真这样的美人还是觉得万分幸运的,但现在看来是上了贼船啊。

  「老公啊,几个臭警察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朴美真不以为意的说道,同时脚下的高跟鞋抬起,细细的鞋跟戳到脚下年轻人脸上,缓缓地用力,鞋跟逐渐的钻进年轻人的脸庞。

  「老婆,这里是中国,和你们韩国不一样,在这里老百姓永远不要和警察斗,金鼎再强也斗不过政府!」

  李飞铭把身体一下子投进了办公桌后的座椅上,犯愁的对朴美真说道。
  「警察?这就是所谓的你们中国的警察,有什么厉害的吗?」

  朴美真说着,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踏住脚下年轻人的额头,用脚尖怕打了几下,然后脚踝用力,高跟鞋的前脚掌把年轻人的头踩得偏向的李飞铭的方向,而朴美真脚下的人则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我现在踩着的就是你们的警察,你问问他警察很了不起吗?」

  朴美真说着,低下头,对脚下的人问道「我老公说你们中国警察很厉害,惹不起,你可不要让他失望哦,起来打我啊!」

  朴美真说着,翘起了踩着年轻警察的脚,把细细的鞋跟对准的脚下年轻警察屈辱的眼睛。

  「住手!不要胡闹了!」

  李飞铭喊道。

  「老公,你太胆小了,我今天就是要踩下去,我倒是要看看警察能把我怎么样!」

  朴美真说完,高跟鞋便直接踩了下去。

  嗷!!!伴随着绽放的一朵血花,年轻的中国警察发出了凄惨的哀嚎。「哈哈哈哈,你起来抓我啊,你不是警察吗?你们中国警察不是很厉害吗?」

  朴美真从脚下人的眼里拔出沾满了血的鞋跟,然后又对准了他另一只眼睛。
  「够了!!」李飞铭愤怒的站起身,大喊道:「别忘记我也是一个中国人!」
  「老公,我看你这段时间还是把金鼎交给我吧,你的胆子太小了!」

  嗷!!!又是一阵惨嚎,朴美真残忍的把脚下的高跟踩进了年轻警察剩下的那只眼睛。看到这一切,李飞铭无力的倒在了座椅上。他知道,事情已经彻底失控了,无论如何,金鼎估计都难以度过这一关了。自己的这个韩国老婆,会把金鼎几十年的基业彻底毁灭。

  朴美真鞋跟踩在脚下人的眼睛里,然后就这么踩着这个人的头站了起来,迈腿走向房门时,拔出的鞋跟让她脚下的中国警察再次承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警察,呵呵!」

  朴美真转头把一口唾液吐到了奄奄一息的年轻警察满是血迹的脸上。

  「老公,你怕了就把金鼎交给我,自己考虑考虑吧!」

  朴美真头也不回的踩着高跟鞋咔咔的走出了房间。

  「来人,拖走拖走!」

  李飞铭喊道。待地面清理干净后,他无力的仰倒在了座椅上。金鼎的未来在何方?

  上海市公安局。

  「局长,龙泉升已经失联一个多月了!」

  新上任的刑警队长,名字叫刘英强,接替的正是被撤职的龙泉升,他正和局长汇报着工作。

  「我知道。」

  局长低着头,看着一份文件。

  「您看,现在这情况……」

  刘英强小心翼翼的说道。

  「英强啊,你对龙泉升了解多少?」

  局长抬起头,突然问道。

  「性格坚强,业务过硬,对公安事业极为忠诚。」

  刘英强回答道。

  「恩,这也是我对他的评价,但是,我问的不是这个。」

  局长说道:「我是说,你知道他是从哪来的吗?」

  「这个,只知道他以前是北京那边系统调过来的,其他的不知道。」

  刘英强回答道。「恩,不错,他是从北京来的,不过他以前可不像现在这样与世无争一心为共和国公安事业奋斗的。」

  局长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时候「那时候,中国公安系统可是有两条龙的……」

  「龙九柱,明天朴美真会回来,然后对药剂进行第三次实验。」

  金玄雅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而我则跪在地上,舔着朴美真的高跟鞋鞋底。为什么?自然是又被来了一针。「到时候你会作为试验品,怎么样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金玄雅一翘脚,把鞋跟伸向我,我用嘴去包裹住,仔细的舔着。「要是你完不成任务,那我只能把你的脑袋和你那兄弟一样踩扁了。」

  听到这话,一股怒气直冲我的头顶,这个女人可是当着我的面踩碎了我最好的兄弟的头!就在我想要暴起杀人时,药剂的作用使我迅速的再次迷失在了面前的高跟鞋下。我刚才一瞬间请与变化产生的舔鞋停顿,估计没有逃过金玄雅的眼睛。不过我觉得这都无所谓,因为,即使我杀了朴美真,我的头依然逃不过被这个女人踩成肉酱的命运。她不会在乎我是否忠心,因为她根本用不着,我现在没有任何选择。

  夜,深了……上海市,明天又会发生什么呢?又有多少人的命运会被改变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