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峰系列】(18)【作者:xuxuanyun】   另类小说 
字数:76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看大家仍然意犹未尽的样子哈哈!」刚刚清理了一下台上溅出的鲜血,主持人又热情的招呼了起来,「没关系,后面的拍卖品都是一等一的极品,保证大家看了就想带回家享用~」

  而此时的观众们才终于从刺激的处决表演中冷静了下来,继续一边啃着桌子上的各色美人一边不停的举起手中的价格牌。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十颗极品美人的头颅和十张完整的极品美人皮被拍了出去,而现在站在台上的则是今天的野味什锦系列,二十个女孩都是极品美妞,十五岁到二十五岁不等,但清一色都是比较叛逆的形象,有的穿着一身铆钉皮衣,有的头发梳成了一根一根的嘻哈风,张晓峰甚至看到有一个十六岁的极品女孩在那白嫩的大腿上纹上了秀色可餐四个汉字。

  「和前几个拍卖品不一样的是,这二十个女孩大家可以单独拍卖,每个女孩的价格从六十万元起,大家现在可以通过我们的网上拍卖平台进行竞价!」
  「璐璐,那个四号怎么样,我觉得把她做成烤鱼应该不错,还有九号,把头去掉清蒸绝对入味!」张晓峰拉过正在和桌子上的活体女孩聊天的璐璐问到。
  「都挺漂亮的啊,反正买来我也不一定能吃的到,你随便定吧!」

  「你们够了,我和姐妹们又不是外卖,你们他妈的把我们当什么了!」正当大家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台上女孩们的肉质时,一个看着比其他女孩更大一些也更多汁的卷头发美人操着一口不是很流利的普通话破口大骂到。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一半,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

  「这位……刘丹同学,难道你的营养师没有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份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吗?」主持人镇定自若的走到那个叫刘丹的女孩面前,女孩穿着一身牛仔衣,不服气的顶着主持人说到「我就是不愿意做菜女,而且你们是强行把我掳来的,你们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小姐,你的户口都被你爸注销了卖给我们,难道我们要把你当公主养一辈子吗?你,还有你的姐妹们都是我们公司的财产,我们不管买家把你们如何处理掉,我们只关心如何把你身上的价值转为钱,你要想明白!」

  听到这那女孩似乎发疯了一样骂了起来,拍卖会一度终止,两个彪形保安也为了在不伤害她皮肉的情况下将她投入后厨强行宰杀掉而废了不少的脑子。
  「吓死我了额,原来台上的女孩也不一定都是认命的啊~」赵雨璐一边凑到张晓峰怀里一边说到。

  「是啊,不过这种突然发疯的事情也尚属罕见,我记得上次是因为一个即将要被宰杀掉的嫩妇因为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找到了可以匹配她患有白血病的女儿骨髓和造血干细胞的好心人,所以她在挨刀之前发疯了一样咬伤了屠夫,挣扎着到处乱跑……」

  「那后来呢?」璐璐好奇的问到。

  「后来那个少妇说明了事情后被我买了下来,同时把她那个漂亮的女儿也一并买了下来~」

  「哼,以你的风格,是不是这对母女又被你一起红烧了啊?」璐璐鄙视的撇了晓峰一眼说到。

  「嘿嘿还是璐璐懂我,她们俩伺候我一个多礼拜之后正好赶上我一个重庆朋友来看我,我就把她们俩活着嘴对着对方的嫩穴绑起来煮熟后当火锅老汤了!那真是大补啊!」

  就这么,又过了一个小时,大家也都抱得了自己喜欢的美人,张晓峰拍下了一对聪明漂亮有水灵美味的十三岁双胞胎,一个极品肥嫩的已有五个月的孕妇还有一个拿过全国奥数一等奖的高一女孩赵思雯,只不过她已经被张晓峰确定了成为孝敬爸妈的年夜饭主菜~

  「晓峰试试,明天我穿哪件衣服最好呀?」明天便是腊月二十六了,也是约定好一起去见父母的日子。

  「嗯那件红色的把,老两口喜欢喜庆!」张晓峰左手抚摸着拍卖会上买的水嫩女孩赵思雯那一对娇滴滴的肥奶,右手捏着陈圆圆弹牙的屁股一边说。

  「对了,你们俩今天也要准备几件漂亮衣服去,后厨有很多女孩的衣服,你们俩去挑挑~」张晓峰继续对身边两个雪白诱人的酮体说到。两个女孩乖乖的穿好睡衣走出了书房,张晓峰示意璐璐过来,然后一把搂住了她肥美的身子说「明天你可不要穿帮啊,老爷子他可是军人出身,脾气可大了,你要好好伺候他还有我妈,听见了吗?」

  「嗯嗯知道了,明天家里还有谁嘛?」

  「还有我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小妹妹和我爸妈一起住,姐姐前年刚结婚,估计今年姐夫也会来!」

  「那还挺热闹的呀,没什么事我接着试衣服去了啊!」

  「一会给关晓彤打个电话,让她今天晚上过来,今天是你圆圆姐最后一个晚上,她最喜欢关晓彤了,所以打算让关晓彤过来陪陪她,顺便一起玩玩,你想来吗?」

  「又是群P啊~」璐璐似乎有些不开心的说到。

  「怎么了嘛,大家一起玩多开心啊,哎呀,你们都是我的小情人嘛,不要吃一个明天就要被宰杀掉的女人的醋嘛~」

  「哼,我~我过来就是了,那个赵思雯妹妹呢,她明天是不是也要被宰掉啊?」
  「哦她不是,她是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主菜,得到大年三十宰,不过一会你也别走了,」张晓峰搂过刚刚听到自己死期的赵思雯说到「雯雯,你是想要被做成烧鸡呢,还是想清蒸啊?」

  「啊?别~别说了,我不知道这些~」赵思雯拼命的摇晃着美味的小脑袋,两只分量适中的坚挺的小奶子在胸前俏皮的蹦来蹦去,看得晓峰直流口水。
  「想想嘛,这可是给你的福利啊,你看你圆圆姐就只能明天被宰掉肢解,做成炖肉和小菜~」

  「哼,你还说呢,说好的我是主菜呢!」旁边的陈圆圆不开心的说到。
  「哎呀,每个人都有分工嘛,不是说你不是主菜就没有价值了啊,你看就算在我的生日宴上也不是所有女孩都是那几大菜吧,总得有主菜和副菜之分啊!」
  「哼~就你歪理多!」

  就这么,性感美丽的美人陈圆圆和乖巧聪明的赵思雯美美的伺候了张晓峰一个晚上,哦当然,还有最后被特殊口爆照顾的赵雨璐和关晓彤,二人也早已习惯一边深吻着对方一边咽下晓峰永远粘稠滚烫的精液,然后乖乖爬到晓峰怀里悠悠睡下。

  闹铃已经响了三遍了,在床上歪七扭八躺着的五人似乎并没有起床的意思,这时三位漂亮的女仆悄悄地将几辆盛得满满当当的餐车推到晓峰床边,看着一片狼藉的柔软大床咯咯的偷笑了起来。

  「嗯~晓峰叔叔,你压死我了~」璐璐此时被张晓峰的一只大腿压麻了胳膊,一脸起床气的抱怨着,一抬头,却发现满眼尽是可口的饭菜~

  哼,不告诉他们,我自己先吃去!璐璐一边想着一边坏笑到,踉踉跄跄的爬到餐车边,令她大吃一惊的是今天的早餐异常的丰盛,一锅鲜美的浓汤里面一个雪白肥美的少妇紧紧拥抱着自己刚刚十二三岁的漂亮鲜嫩的长腿女儿,似乎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女儿又或是在慰藉她自己吧。另一辆车上的菜肴更加夸张,一位颇有姿色的二十来岁的香艳美人趴在碟子里,身上和脑袋上全部浇筑了鲜红的跺脚与滚烫的热油!这看的璐璐有些蒙了,不禁问站在旁边的仆人到「为什么今天的早餐这么丰盛啊?」

  还没等仆人回答,也是刚刚醒过来的张晓峰便一把将肥美的璐璐又一次搂进了怀里说到「这是宅子的传统,大年二十六早晨要把这个宅子里攒了一年的肉女全部宰掉做成菜,供宅子里回不了家过年的仆人他们,而大年三十用的女孩都必须是现抓或者现买来的,为了新年新气象~」

  「原来是这样啊,被你养着的女孩们真可怜,一年都活不过就得被宰掉!」这时婀娜的躺在床上的其他三个女孩也都醒了过来,关晓彤和陈圆圆早已对女人肉料理见怪不怪了,不过这却是赵思雯第二次,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如此漂亮美丽的女孩们被做成了冒着蒸汽,飘散着肉香的佳肴,所以一时间愣在了那里,眼睛直勾勾的顶着餐车上的性感身躯们。

  「别看了思雯,你会比她们都好吃的!」张晓峰摸了摸赵思雯白嫩的小腿留着口水说到,吓的思雯赶紧收回了诱人的长腿,张晓峰也自顾自的告诉仆人捞出一个女孩剃肉吃了起来。

  「对了,告诉小张,一会开SUV,人多~」刚刚啃完一只小嫩爪子的张晓峰对仆人说到「对了,待宰室里还有活着的女孩吗?」

  「没有了姥爷,七个女孩已经都被处理了,如果您还想要新鲜女孩的话只能联系饲养场那边了~」漂亮的小女仆说到。

  「哦那好吧,我吃饱了,你们也快点吃,我洗漱完要去填个文件,你们别磨蹭,十一点准时出门啊!」说完晓峰便走进了洗手间。

  「原来~原来女人肉还挺好吃~」刚刚战战兢兢的赵思雯小心翼翼的切下一片刚刚被捞出来的依然热气腾腾的那可怜女孩后背的嫩肉,吃进那香甜的小嘴里,女孩顿时被这入口即化但味道绝妙的女人肉所吸引住了,真心感叹了一声。
  「思雯妹妹,这就是为什么张晓峰他宁可花大价钱也要买下我们,饲养我们,就是因为我们女人的肉味实在是太好吃了,这也算是咱们女人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了吧~」旁边的陈圆圆将赵思雯搂进自己的怀里,思雯聪明伶俐但又美味营养的小脑袋枕在了圆圆姐那一对挺拔圆润的大奶子上说到「但是~这一身肉给我们引来了杀身之祸啊,那男人甚至是有些女人也要吃了我们啊!姐姐你就不害怕吗?」
  陈圆圆一脸无奈的说到「姐姐当然怕,姐姐好怕死了之后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记得我,不过我已经被张晓峰饲养了有一个月了,已经被他洗脑和奴性了,除了对死亡的恐惧我已经不再那么抵触被吃掉这件事情了~可惜妹妹刚刚被买来就要接受处理,思想上肯定会有不少的抵触吧,没办法的,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啊!」
  「你们就知足吧!」听到陈圆圆安慰赵思雯的话后,站在旁边的女仆不禁说到「相比那些今天早晨从睡梦里就被拖走宰掉了的女孩子们,你们算幸福的了,她们有的一辈子都没吃过女人肉呢,而且这里面大多数都是处女,根本没有男人来呵护她们,和那些有钱人比起来,老爷对你们真的算是最好了,我听说有的土豪买来女孩当饲料喂家里的宠物蟒蛇,而且还是活着投食呢!」

  众女孩连连摇头叹惋,而赵思雯也继续切下一条女孩的小臂斯文的吃了起来。
  「为什么你不吃啊圆圆姐?」璐璐爬了过来问到。

  「张晓峰说今天我就要被宰了,尽量少吃点东西方便处理吧~」

  「原来是这样啊,真抱歉~」

  「你们有什么要抱歉的,到时候多吃点我的肉啊,别浪费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了!」

  「一定一定!」

  ……

  高速上车满为患,平常三个小时的车程今天愣是走了六个小时,不过一行人边听着歌聊着天也不觉得无聊,等来到了张晓峰父母家天都蒙蒙黑了,张晓峰让陈圆圆赶紧打车去附近最近的屠宰处理点把自己宰杀掉然后让工作人员肢解好再派送回来,说完给了陈圆圆一万多块钱就带着其他两个女孩上楼了。

                叮咚~

  「哎呦大儿子回来了!」听到门铃声,没等仆人走到门口,张晓峰的妈妈欢天喜地的开了门。

  「妈,我回来了!」张晓峰说着走进了屋子。

  「哎呦,最近有点胖了哈哈,他爹快出来,你儿子回来了!还带了俩大姑娘!」
  「妈,这个是特别为了孝敬您二老用的食材,」说着将鲜嫩漂亮的赵思雯拉了过来说到「叫阿姨!」

  「阿姨好~」赵思雯羞答答的说到。

  「嗯乖孩子,去坐沙发上去吧!」

  这时张晓峰年过六十的爸爸也从卧室走了出来「晓峰回来了啊,外面冷不冷啊,穿这么点~」

  「不冷爸,介绍一下,这是我带来的女朋友赵雨璐!」说着拉着璐璐的手走到张晓峰父亲面前说「这是我爸,这是我妈,先叫叔叔阿姨!」

  「叔叔阿姨好,给您二老拜年啦!」赵雨璐又紧张又激动的说到。

  「好好好,璐璐是吧,一会有红包啊,那孩子是晓峰带来的肉畜,看看多嫩啊!」张母已经笑开了花,指了指一直乖乖站在沙发旁边的赵思雯说。

  「好,你大姐和你小妹出去买年货了,二妹在做饭呢,去打个招呼吧~」
  「嗯好~」

  张晓峰刚走,张老爷子便打量起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赵雨璐,「姑娘多大啦?」老爷子问到。

  「十六岁叔叔,是不是小了点~」璐璐紧张的说着,生怕自己演穿帮了。
  「是有点小,如果真是作为女朋友的话~」

  「啊?叔叔,我~我真是张叔~不是,晓峰的女朋友啊!」璐璐似乎有点慌,再加上原本就很紧张,差一点就漏了陷!

  「哈哈我们知道,不过晓峰他眼光一直高,找到这么一个既漂亮又年轻的女孩子也很正常啦!」旁边的张晓峰妈妈也过来圆场到。

  「好啦,来坐坐,后面那个女孩,也别干愣在那啊,你不是食材嘛,去后厨问问他们都有什么计划,你也好做打算啊!」张父说着自己沏了一壶茶,坐在沙发上摆弄起了茶具,璐璐也乖乖的坐在了老爷子旁边,不敢多说话……

  「璐璐在哪上学啊?学习怎么样啊?」

  「还好啦阿姨,我在晓峰的学校上学的~」

  「哦?真的吗?那感情好,不过听晓峰说他的学校里大多数都是他用来吃的备用肉畜,是真的吗?」

  「啊?嗯~没有啦阿姨,没有这么夸张的,只是晓峰偶尔会从学校里挑有两个吧~我也不知道呢嘻嘻~」

  正当张晓峰爸妈和赵雨璐聊得正酣,门铃又一次响了起来。「应该是大姐她们回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仆还算利落的打开了门,但却不是去采购的大姐一行人,而是依然活蹦乱跳充满朝气的陈圆圆。

  「请问你是?」女仆一看不认识,便机警的问到。

  「我~我是,嗯,张晓峰先生在家吗?」

  「这位是?找张晓峰有什么事吗?」张晓峰的父亲也走了过来,不瘟不火的问到。

  「我~我其实,嗯~是张晓峰先生为了过年买的~年货……」

  「哦是食材啊,进来吧进来吧,这姑娘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高级肉畜啊!」老爷子一听用来是个肉畜,一双长满皱纹的魔手便在陈圆圆那从小练舞蹈所以浑圆非常有弹性的肥美屁股上捏了几下,陈圆圆似乎也习以为常了,并没有扭扭捏捏的,一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修长脚丫踏了进来。

  「圆圆你!」恰巧正在准备晚饭的张晓峰从厨房出来透透气,看到一脸无辜的陈圆圆原封不动的回来了,不由得有些纳闷,「我不是让你去屠宰点等待宰杀去嘛,你怎么还活着啊?」

  原本就委屈的陈圆圆听到张晓峰略带斥责的盘问,一时间心酸涌上心头,磕磕绊绊的解释道「我~我已经尽力了啊!你告诉我的地方今天没开门~我又去了一家地下屠宰场,不过看那里的屠宰设备都太脏了,我这不是怕~怕你们吃得不干净嘛~干嘛这么凶啊~」陈圆圆越说越觉得委屈,最后甚至哭了出来。

  张晓峰听后也知道自己刚刚有些过火,赶紧前去安慰到「哎呀抱歉抱歉,我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嘛,好了,去沙发上歇会吧,喝口水,等着来厨房挨宰吧!」
  女孩只好一边用那芊芊玉手揉着大眼睛一边坐到了璐璐旁边,璐璐赶紧给她倒了一杯热茶驱寒。

  「委屈你了圆圆姐,好好休息一下吧!」璐璐将茶递给了快要冻僵了的陈圆圆说到。

  「谢谢璐璐,一会你可要多吃点我,不要留给晓峰那个坏蛋哼!」死到临头的圆圆竟还犯起了小女生脾气,惹得老两口咯咯直乐。

  另一边在厨房里,晓峰忙里忙外累的半死,那个比他小三岁的妹妹张晓婷也在毛毛躁躁的给晓峰打着下手。「唉妹妹,你会杀女猪嘛?」张晓峰忽然问到。
  他妹妹摇了摇头说「我都很少能吃到女人额,更何况杀~太残忍了~怎么了嘛哥?」

  「外面有一个活的,一会咱得合力把她弄死才能做饭啊!」

  「啊?你说思雯嘛,她不是要留到三十吗?」晓婷走到乖乖坐在屠宰凳上看着窗外的赵思雯身边,怜惜的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说到。

  「不是她,还有一个,过年这几天的肉就靠她了,今天不宰了晚上就没有女人肉吃了啊!」

  「那为什么不送去专门的屠夫那处理好了再带来啊,这咱们几个加起来也没有人家一个人有经验,那女孩不得在厨房里炸锅了啊!」

  「不在厨房宰,去厕所吧,一会你负责给她洗澡刮毛,完事我动刀呗,我也是好久没亲自宰女人了!」

  「那好吧,要不要等姐姐们回来再杀啊,至少多几个人能帮忙,万一那女孩挨一刀之后乱动乱跑不就麻烦了啊!」

  「嗯看时间吧,她们回来的早就让她们帮忙来,嘿!螃蟹跑出来了,赶紧把它抓回来去啊!思雯,过来帮忙!」

  「哎呀!」厨房里一团乱,思雯那细嫩如脂的玉手也被螃蟹夹红了,十分钟的时间里终于将越狱的一锅洗刷干净,等待着和赵雨璐同样命运—被活活蒸熟成为美餐的河蟹重新扔回了蒸锅里。

  「呼~可算弄好了,圆圆,你休息好了吗,该宰喽!」张晓峰一边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一边走出厨房拍了拍陈圆圆鲜嫩的小脑袋。

  陈圆圆听到后性感的娇躯明显颤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由于害怕一下子湿润了,但是还是被曾经对自己百般疼爱的张晓峰搀扶了起来走向了厕所。陈圆圆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看同样一脸忧伤的赵雨璐,似乎想得到些许安慰,但想起来这位美丽的俏佳人过几天也会热气腾腾的躺在桌上供人食用便不想再去说些什么了,乖乖的随着张晓峰和晓婷走进了厕所。

  「圆圆,把衣服脱了,然后坐在浴缸里~」晓峰趁机摸了摸女孩的胯下说到。
  「你要怎么杀死我啊~」圆圆怕怕的问到。

  「刀捅进喉咙啊,放心吧,很快就会过去的,咬牙忍一下就好啦!先去洗澡!」
  「哇塞,她身材好好啊,这大长腿,这小蛮腰,真羡慕啊!」晓婷一边认真的刷洗着这拥有绝美身段的少女一边说到。

  「你羡慕她哪一会吃的时候就多吃哪,吃啥补啥嘛!」晓峰一边准备刀具和绳子一边说到。

  「其实~其实我才应该羡慕你们呢~」半躺在浴池里的陈圆圆看着自己辛苦保养二十多年的肉体说到「过年了还能和家人团聚,而我只能当一桌子饭菜供你们欢聚,真希望下辈子当个男人~」

  这时张晓峰拿来了绳子,小心翼翼的将女孩两只脚绑在了一起拴在水池旁边的扶手上,顺便捏了一把女孩修长鲜嫩的脚丫。圆圆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顺从的闭上了眼睛,晓峰让晓婷帮忙爱抚圆圆饱满的嫩穴以缓解女孩的恐惧感,晓婷扭扭捏捏的但还是凑了过来,在圆圆刚刚被剃过毛的阴部仔细的搓揉了起来,不时还把手指深深的捅进阴道深处,女孩惨白的脸蛋也渐渐恢复了些许粉红色,晓峰又将圆圆的双手绑好,吊在天花板上的一根铁管上,宰杀前的准备工作就算结束了。

  「圆圆啊,希望你能早点投胎,二十年之后还能加入我的菜单里~」还没等圆圆反驳,晓峰快速准确的将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入了圆圆那如豆腐一般柔软的颈窝深处,女孩受惊一样的睁大美丽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晓峰,一张性感的小嘴努力的张开着,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死亡一样,紧接着晓峰又搅动了几下插在脖子上正在渗血的刀柄后猛的将刀抽出,女孩全身顿时绷得笔直,一对嫩蹄子似乎都要被绷断了一样,女孩痛苦绝望的摇晃着美味的肉体,双腿绷直又弓起,但无奈两只胳膊被吊着,女孩只能做起了提臀运动,此时宰杀过程已经持续一分钟了,鲜血喷得到处都是,幸亏晓峰和晓婷都事先穿着宰杀用的皮衣。陈圆圆不愧是练过跳舞的女孩,生命力似乎要比天天养尊处优的普通女孩要顽强很多,正当晓峰以为女孩已经奄奄一息准备解下绳子开膛破肚的时候,女孩突然又睁开了眼睛继续挣扎了起来,细嫩脖子处又开始一股股的涌出鲜血,吓的晓婷连连大叫了起来。

  「圆圆,你死了吗,没死晃动两下呗!」晓峰走到圆圆身边,一边揉捏着她那肥美肥满的奶子一边问到,果然女孩有了回应,全身又努力动了几下,晓峰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如果等她完全断气再处理似乎跟不上晚饭了,他只好拿起刀,在女孩脖子的伤口处又使劲戳了进去,这次并不是捅进心窝,而是刀尖直接戳穿了粉嫩的脖子从后脖颈穿了出来,晓峰熟练的将刀翘了一下,咯吱一声,女孩的脖子便断了,晓峰又拿来一把砍刀,一手揪着女孩美丽的秀发一手毫不费力的将女孩那曾经美丽动人的小脑袋割了下来,放在旁边的盆里,然后便开始了无味的肢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